随州论坛

查看:1040 回复:2 发表于 2007-7-9 10:25
都市放牛
注册时间
2006-6-2
最后登录
2008-4-25
在线时间
99 小时
阅读权限
70
积分
1278
帖子
470
精华
1
UID
1642
打印    举报
跳转到指定楼层

深夜,女友去做了一个舞女 [复制链接]

十一点了,再过一会YOYO就要出场,我开始紧张起来。

现在是一个叫K的歌手在唱歌,K是OuLa酒吧所有歌手里长得最对不起观众的一个,我第一次到这个酒吧看完YOYO的演出以后,打了匿名电话给酒吧,建议他们让K唱歌前先说这样一句谦卑得体的话:Ladys——and gentlemen!谢谢大家的大力支持!尽管我长得就跟他ma的黑猩猩似的!

只可惜这样友好的建议反害得我老妈无辜受骂。

DJ版的《不要再来伤害我》,在K的Mai下显得格外刺耳。伴随着重金属音乐,有人开始狂喊、乱舞、甩头。不知他们是怎么弄的,这样伤感的歌也可以变成Hi歌。我要问,你们是如何轻易地Hi了起来,在我难过得想吐的时候。YOYO刚和我分手的那段时间里,我一直在听《不要再来伤害我》,怎么都没想到,现在竟然成了Hi歌,成了别人玩味的一支兴奋剂。

舞吧,舞吧,我的玩偶!嗨,姑娘正是美的时候!年轻绅士也是同样美好,戴着礼帽,也戴着手套。穿着白裤子和蓝色短袄,大脚趾上长一个鸡眼包……这是安徒生童话里的一首儿歌,我念给YOYO听的时候她咯咯地笑着,不知道她现在还能记起来吗。


“来点掌声好吗!谢谢!”……看着K越唱越红的脸以及越来越假的笑容,我连喝啤酒的力都没有了。我独自坐在阴暗的角落里,喝了很多啤酒泡沫,把下巴搭在桌子上,做好斗鸡眼,再让泡沫慢慢地从嘴角滤出——假装是在听了K的歌以后暴毙。


OuLa酒吧的舞池大概在十平米左右,在十一点半到十二点之间,它是属于YOYO的。文工团有一个大舞台,那里也曾经是属于YOYO的,那时候她穿着朴实的衣服在上面跳民族舞。比起那个大舞台来,它实在是显得太小了。我起初想不通她竟然会选择这里,那么小的一块圆形,她在这两个舞台上跳舞的心境应该是大不一样吧。后来听了YOYO在文工团的同事忿忿地说:文工团的800块比起OuLa的3500块实在是少得可怜!我才想起YOYO离开时说的话:等赚够了钱,你来做我的情人。

失恋是一枚青涩的苦果,每个人都有机会吃到。而对我来说,实在是吃得太多了。好在有经验,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,我该爱上另一个女孩,诚心诚意地爱,不论结果如何,我都会忘掉YOYO。古书上称之为“移情别恋”,一般不会有错;小说里则叫做“乾坤大挪移”,张无忌最擅用,但用不上,太多女孩子爱他。


舞台缓缓升至一米的高度,烟雾从四面八方喷上去。有人尖叫起来,更多的人开始疯狂地扭动。喧嚣。所有的不快在喧嚣中得到释放,音乐和空气成了它们的载体。

终于见到了YOYO,在掌声和尖叫声中款款登场。她依旧是几个跳舞的女孩子里最吸引眼球的,单是那一尺八的细腰和三尺五的修长的腿,就足够让这帮小杂种喊得歇斯底里。回忆,在这昏暗的色彩里显得破败不堪。是呵,一切都结束了,现在的我,和他们站一起用手掌卷成喇叭往死里喊才是正道。


YOYO离开以后,我先后爱上了两个女孩,她们分别是在巷口卖螺蛳粉的女孩甲,以及网吧老板女孩乙。我几乎是在一柱香的时间里爱上她们,这种爱的真实度究竟有多少连我自己都表示怀疑。

爱上甲以后,我每天晚上都去吃螺蛳粉。那女孩有一张清纯脱俗的脸,不加任何化妆品的修饰,我一直在心里把她比做荷花:生在尘世,却不沾染一丝尘世的污浊。直到后来,她怀着无限的憧憬跟我说:下个月就要去广东打工了,妈妈说,那地方遍地是黄金呢!

我忿忿离去,荷花再纯洁,也总有被淋到大粪的时候。

至于女孩乙,情况好像更糟,只是我不太方便说她的事,因为她曾一度把我当成知己,向我吐了很多衷肠,所以,我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她是被别人包养的二奶,而包养她的人则是在她父亲小时候经常欺负她父亲的一个有钱人……

后来再认识一些移动小姐、女教师、女驯兽师、小保姆等等,我总要或明或暗地问她们:1,想不想去广东干好事。2,有没有被有钱人包过。为此总遭到很多白眼和毒打,弄得草木皆兵,早上在外面吃粉要用银针验过。

现在的YOYO,让我再也想不起她跳民族舞的样子。金色的长发,黑色的bra,千疮百孔的牛仔裤以及8厘米的鞋根,已经把她打造成一个美艳的女子,在象征着现代都市生活的声控彩灯的闪烁下,踏歌起舞。

你的脸怎么被长发遮盖,你的头为什么摇得那么厉害,舞步为什么凌乱,肢体为什么颤抖。

长得漂亮的女孩子,总有一种不安分的因素,总希望自己的经历丰富一点,再丰富一点,以青春做资本,一个个地爱过去,直到容颜不再。这是在和YOYO分手以后看清的东西。

我现在所认识的三十岁上下的单身女子,她们都很平易近人,很懂得体贴,杯子空的时候会主动倒酒,并且面带微笑。她们目前最大的愿望就是:找一个老实人嫁出去。可这城市里哪来那么多老实人!没有!一个也没有!老实人都回去耙田了!剩下的都他ma的五毒具全!即便是这样想,可我仍会说:放心吧,面包会有的,牛奶会有的,老实人也会有的,一切都会有的。

莫大的安慰。我是三十岁女人的偶像,她们总以为我和她们一样,还相信“世界上另一个遥远的地方总有一个人在默默地等我”这种童话。说实在的,我早就不信了。

不了,我不嗑药,谢谢。拒绝卖药的人有一定难度,需要彬彬有礼,面带微笑。而我在喝了一打酒以后还能做到,也实属不易。据卖药的人说,只要嗑一粒,就会产生奇妙的幻觉。我看根本不用嗑药,喝了一打酒以后我站都站不稳了,只要再来两三瓶,就立马产生幻觉,把男人看成女人。

现在的女孩子怎么那么抢手!我一个朋友忿忿道。有一组数据可以回答他:截至X年X月,中国男女人口比例达119:100,某些地区达130:100。未来10年,中国将有4000万光棍……

面对如此窘境,我们至今拿不出任何有效的办法。我们总不能把非法鉴定婴儿性别的人拉出去杀吧,总不能把养小老婆的拉出去杀吧,总不能不让中国姑娘嫁到外国去吧,这样就显得太不人道。比较人道的方法我倒想出了几条:1,鼓励男同性恋(开发新资源)。2,禁止女同性恋(禁止浪费资源)。3,允许一妻多夫制(资源共享)。

我的方法得到了许多朋友的认同,他们一致的反应是:草你妈的你太搞笑啦!

舞蹈还在继续上演,已经跳了二十分钟了, YOYO在台上显得疲惫不堪,再也跟不上音乐的节奏。可依然要跳下去。YOYO穿上了中过诅咒的红舞鞋,所以,这是一场无休止的舞蹈,这是来自地狱的舞蹈,魔鬼的舞蹈——舞吧,舞吧,我的玩偶!步子必须跳得合乎节奏!伸出一只脚,请你站好,样子要显得可爱和苗条!一弯,一扭,向后一转,这个样儿真是极端美丽!

YOYO整个人朝台下倒去。尖叫。有人朝她跌落的地方跑去,疯狂的音乐并没有停止,一颗颗左右摇摆的头并没有停止。当更多的男人带着一脸的兴奋朝YOYO涌去的时候,我悲哀地承认了这一点,爱情,只是欲望的某个借口。

于是,在巨大的痛楚来临之前,我丢下十二只空瓶子,悄悄退场。

你,终于……沦为时代的玩偶。
02
随乡情深
注册时间
2006-10-28
最后登录
2009-3-7
在线时间
1345 小时
阅读权限
255
积分
3425
帖子
5151
精华
5
UID
5553

优秀网友勋章

发表于 2007-7-9 10:49:17|显示全部楼层
女友去做鸡,你还好意思在家坐着白吃白喝?!还不赶快去做鸭挣钱!
鲁迅:“真的勇士要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,正视淋漓的鲜血”。
身在外,随州乡情深深,今生今世难忘怀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打印 举报

蓝色心情
注册时间
2006-9-17
最后登录
2007-7-12
在线时间
200 小时
阅读权限
70
积分
1645
帖子
514
精华
0
UID
4017
发表于 2007-7-9 13:45:29|显示全部楼层
这个贴应该换个地方
回复

使用道具 打印 举报

回复楼主 游客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发表新贴 回顶部